【书画收藏】

 找回密码
 注册

QQ、微信一键登录
(可选择绑定原来的账号)

搜索
楼主: 三惜草堂

启功 极品大字条幅 “龙腾虎卧”(藏品)

[复制链接]

26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收藏家

拍卖区管理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9165
好评
0
差评
0

良好信用鉴定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0-6-11 00:22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和启功先生的翰墨缘

        20056 30日凌晨,20世纪中国书坛最后一位书法大师启功先生因病仙逝,终年93岁。此时我正为“艺林墨舞----当代书坛百家作品展”遴选参展作品,作品中有启功先生两幅墨宝,可惜展览未开,先生已驾鹤西归。

    提起书法,国内人人皆知启功大名。内行自不待言,外行人提起书法家,都知道启功是排名第一的巨擘。20世纪以来,活着的书法家享有浮世声名,未有逾启功者。所以收藏当代名家书法,若无先生墨宝,就不能算是真正的收藏。见启功先生一面,收藏一幅先生墨宝,一直是我最大的愿望。
        2001年,启老弟子、著名书法篆刻家刘迺中先生怜我收藏心切,为我求得一幅启老墨宝,内容是杜甫的两句诗:“信宿渔人还泛泛,清秋燕子故飞飞”。在我印象中,这是启老书法晚年最成熟的面貌,后来,因眼睛原因,再见到启老作品,已书不成字了。20029月,北师大等单位为纪念启功先生九十寿辰及从教七十周年,在东方美术馆举办了“启功书法展”,我陪刘老廼中先生夫妇赴京参加开幕式时,第一次见到了启老。远远望着九十高龄的启功先生,才知道什么叫高山仰止。各主办方代表发言后,主持人请启老讲话,启老对站在左右的乔石、王兆国等领导说:“我不讲话,我向各位首长提个要求,咱这开幕式能不能到此结束,大家都站有一会了,还是看展览吧!”老人的善良、幽默,赢得一片掌声。我连连按下相机快门,留下了这难忘的瞬间。
    这次观看启老书画展,使我大开眼界,特别是对先生早年作品发生了浓厚兴趣。2004年夏,我京城访画,发现了两页启老七十年前的行书墨宝,内容是抄写老友、美籍华裔著名鉴藏家王季迁先祖王芑孙《惕甫未定稿》五则。此作第一页曾刊登在文物出版社出版的《中国文博画传·启功》一书中。据该书作者、曾任启功秘书的北师大出版社社长侯刚先生讲,这是目前公开发表的启功最早的墨迹。我喜出望外,倾囊购下。凭着多年的收藏经验,我知道这是一件难得的宝贝。启功先生论述曾谓:“法书名画,昔人以三品论,盖谓‘神’与‘妙’与‘能’也,窃尝以为未尽。夫徒侈高名,康觚为宝,所谓骨董羹,只供好事家陈设者,下品也。笔精墨妙,足豁心目者,中品也。或以见先贤之行谊,或以测艺海之深渊,文献堪征,展卷如与古人相悟语,则无论零缣断墨,罔非上品。”展观斯册,笔笔精工,字字楷正,自始至终,未见潦草点画,诚为上品,弥足珍贵。
    从北京购得此作后,我马上求教于对我收藏关爱有加的刘老廼中先生,刘老嘱我应将二纸合成手卷,并于阴历除夕在卷尾题写长跋。跋曰:
      “古人读书未若今人之便捷也。即是已刊之籍,以印数较少、流通不畅,能假借一读,即属不易,顾借书亦有可取处。盖借书无不读者,若进而既借而录之,则经手经心,尤为志学者所取。良以一经录,其记忆也深。且原文在手,不虞误记。故前贤积学之士,每借书择要手自抄撮,非必惜购书之费,要亦为强记之需也。
    此二纸系摘录自清王芑孙之《惕甫未定搞》卷二十五题跋中之五则。王芑孙,字念丰,号惕甫,长州人。乾隆举人,官华亭教谕。博洽多闻,诗文并擅,著作极富。此未定稿已有嘉庆刊本,但流传不广,故虽是摘抄,亦足珍贵。
    余师启元白先生,英年时即已富于学养,精于书画。是卷当成于一九三五至三七之间,即民国乙亥、丁丑之顷,先生正任教于辅仁大学之美术系,时年不过二十有余,正学已有成,蓄势待发。而书法亦涵茹深广,渐成一己风格之际。
    曩者,援庵夫子陈垣,治学之余喜收罗明清学人手稿,除在涂改勾乙间可悟治学思路而外,于书迹亦有独到之妙。盖手稿本为自用,初未尝计及示人也,此抄本于书法上殆可与手稿略同,从中可窥见先生之书当时已初涉晋唐堂奥。正如后来师之论书绝句自注中所道者:‘余六岁入家塾临《九成宫碑》,以为仿影,十一岁见《多宝塔碑》,略识其笔趣,二十余岁得赵书《胆巴碑》,大好之。习之略久……’云云,夫子自道,其轮廊耳。此抄件之成也,约略在此期间。观其体势,则欧颜天水之踪迹皆能曲曲传出,尤以字不经心,一无矜持之态为可贵也。
师六十以后书名益隆,且不吝笔墨,有求辄应。故索诸名胜古迹、市肆匾额以至书室拍行皆易于获观,唯早年之作,则希如星凤。至手抄自留之品,殆绝无仅有。此二纸首尾齐全,朱印宛然,当为偶尔流出之物,得之者墨缘匪浅。推为至宝,当非妄然也。二千零四年阳历除夕,刘中敬观并跋。”
    此后,我又请启功先生另一位弟子、国务院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中国收藏学会会长、国家博物馆研究员史树青先生题跋,史老以“珠渊玉海”四字题于卷首。师生三人,逸兴毫飞,珠联璧合,共成妙卷。每有见此手卷者,皆惊羡不已,叹为绝品。
    同时拥有启功先生早年、晚年两件墨宝,喜悦之情自不待言。然刘老曾教我“藏珍不自秘,献与众人看”,我将于79日在吉林市会展中心把此绝品展示给江城同好,在“入展理由”中,我写下了如下文字:“他是当代最富盛名的国学大师、教育家、古典文献学家、文物鉴定家、诗人,硕果仅存的书画大师,诗、书、画、人品、艺品完美结合的典范。他曾为中国书法的正本清源、发展创新做出了巨大贡献。其书尽管公用不一,风致多样,皆以清雅、醇和、明净、爽利、俊健为基本特色,内紧放外的结体,遒劲俊雅的笔画,布局严谨的章法,都达到了炉火纯青的高超水准。其书不仅是书家之书,更是学者之书,诗人之书。它渊雅而具古韵,饶有书卷气息;它隽永而兼洒脱,使观者余味无穷。他以书法名世,亦为书法所累,一生作品无数,可一肚子学问却永远消失了,‘先生自拥千秋业,世论徒将墨法夸’(钟敬文诗)。此展两幅作品分别书于20出头和年近90,共同展出,深切缅怀刚刚仙逝的先生,因为中国再不可能出现启功了。”
    启功已去,中国书坛再次进入没有大师的年代。

                             
                                                               2005年7月2日于三惜草堂




(此作刊登于200575日《江城日报》)

[ 本帖最后由 三惜草堂 于 2010-8-31 17:10 编辑 ]
启功.jpg
吉林市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吉林市书画城一楼)  0432—68182888  我的网站:http://www.3xct.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xc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收藏家

拍卖区管理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9165
好评
0
差评
0

良好信用鉴定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0-6-11 00:27 | 显示全部楼层

无门限斋师友录之一:我的恩师启先生

   
    启功先生是当代著名的国学大师、书法大师,他是刘廼中先生大学时的国文老师,又是把刘廼中先生引入书法艺术世界最关键的人物,以至于在今天,在刘老身上还能见到启功先生的影子。2005年4月,启功先生病重,刘廼中先生饱含深情写下了长篇回忆《我和启先生》,两个月后,2005年6月30日凌晨,启功先生仙逝。
现在,就让我们倾听刘老讲述的启先生的故事吧。



                                                            (一)

    第一次知道启功先生名字是1935年的夏天,那时,我是小学六年级的学生,长我三岁的哥哥乃隆在汇文中学念初中 。一天,哥哥从学校拿回一本汇文中学的年刊,在形形色色的画面中,署名启功的国画吸引着我的眼神——尽管当时还是童稚之年,可能受些家庭环境的影响吧,对书画之类,已是情有独钟。观赏之余,“启功”两个字深深地印在脑海中。后来,我在二伯父贡扬公(名毓瑶)那里多次听到启功的名字,虽未见面,神交已久。
我的二伯父贡扬公(名毓瑶)酷嗜金石、雅善书法、尤长篆书,是北平“冰社”的成员。冰社成立于民国10年(1921年,正是我的生年)是一部分研究金石文字的学者和古文物爱好者,为了发扬国粹、研究学术、交流观摩藏品等而成立的友好型的松散组织。最初社长是易大庵,副社长为齐宗康、周康元,秘书为孙壮、柯昌泗。据我所知,随后还有许多书画篆刻家如寿玺、金禹民、胡佩衡、徐宗浩、汪霭士、丁佛言等加入其中,我的二伯父也是成员之一。比我大八岁的启功先生是其中最年轻的成员。这里,不知谁带的头,年轻些的都叫我二伯父为“二大爷”,启功先生也就随着叫起来。
我于1939年考入辅仁大学国文系,不久就见到了担任国文教员的启先生。他亲切地谈起我们间的世交,谈起我们共同的“二大爷”。我们好像成为了平辈,师生间的“隔膜”一下子打消了。在我心目中这位早就仰慕汇文年刊中的“学前辈”(我从小认为能画那么好的画、尤其是山水画的人是很了不起的),这时又和我共同叫着“二大爷”,是那么平易可亲。随着交往日深,师友之情与日俱增。
    大约从1939年秋季开学起,我就邀集了同班嗜书爱画的同学王大安、金凤林、郭崇元、李年生、乐芝田等,再加上不约而同的美术系的梁敬莲、张瑾、袁小舟、张学礼等,或则数人邀集,或则个人行动,反正启先生(当时都这样称呼,一直沿续到现在)家有着无穷的凝聚力,每到星期天,尤其是我和王大安差不多很少缺席。我们向先生请教和谈论范围很广,大体上以书画为中心,兼谈艺术界和学校琐事等。先生知识丰富、幽默善谈,更多的时候是桌上铺着纸,陈着笔墨,先生总是一边动笔一边“闲”聊,在边写(画)边讲中,又是书画理论,又是文化知识,又是文坛掌故,又是各处趣闻……经常是一个礼拜天的上午或下午,就这样极度愉快而充实地过去了。这种日积月累、潜移默化的言教身教,是我们终生难忘的最美好的日子。
    先生家里人口简单:母亲和姑姑、先生夫妻二人。一家雍雍睦睦、和谐愉快。那时大家都不富裕(有一、二同学家境较好),但是如此经常地(常年累月)向先生请教,我们谁也没有想到还要拿点什么“束”之类,也没有一点点酒食征逐,互相馈赠。有的只是跟先生求张字、求幅画,求个扇面……都是小品,谁也不好意思求大的。回想起来,我求的包括扇面等也不下十几件,六十年来,经过历次劫难,今天留下的作品,仅剩下二尺小联一副,山水扇面一件(背面是溥侗写的——溥侗、字西园,别署安处斋,艺名红豆馆主,擅书法、词曲,为清末民初著名京剧、曲票友。)已经堪用自慰了。

(二)

    启府是一座山,只要是到他家,都有相的收。我每星期差不多总会去一次。家人口简单、朴素而清雅宜人。先生往往桌上著一张纸几个学围坐或站立,看先生毫染翰。一有人提些问题,先生常常应声往往妙语连珠,座生;有人就先生下的作品提出问题,先生就边画边讲透辟实际地指授技法及有;有先生作,到精彩大家屏息静气、凝神注目,满纸云烟、群山竦秀的皴擦染等多端化,就在平易、极轻松从纸上一层层显现。那真是美好的享受,学习。有(更多是我和大安两个)拿自己的先生指,先生也往往是一改正充,一边讲解,回答问题
    大家在一起问题是方方面面的。包括书画艺坛掌故、见闻、琉璃甸……可以这样说是一座着无穷识与智慧的山。它轻松愉快,亦间,无论书画艺术方面,人方面,我所造成的影都是身的,使我受益无穷。
    这时期,先生在法理上已开始形成自己的系了,从笔法到帖,可以归纳出若干论点
    在选帖上,先生特别强调强调今人比古人幸福得多。想字,然要字帖。而古人所能得到的,只能是一翻再翻的碑刻帖刻的本子,而且一般老百姓往往石刻都见不到是木版翻刻,加上拓工虎,即使是原刻也不止是差之毫厘,当时的都是廷府邸之秘笈。而今天由印刷步,通照相影印,尤其是精之品,有真可以真。使希世之化一千百,使人手一为现实
    用墨和刻本比勘,即或是原刻所谓“下真迹一等”的精拓本,无论如何,也只是黑白字,看不出墨色淡,毫使。而微之,更如同雾里看花,隔靴搔。如果不是精刻精拓,那就更不到原作多少了。先生读书人,在未发迹时,常只是一介儒,只知道白摺子,尤其清朝期,朝廷功令更究黑大光的馆阁体,千人一面,毫无风采。其中也有人求拓墨想好好字,但因好帖,只有求助于木刻本。等到三考捷,入翰苑,做了官,这时有了力和较广的交,再一些名公宦那看到佳刻精拓以至名品,再反过来审视浑身是病的自己的字,意。然而,禁既久,积习已成,再想从头来过,就好像小放大,怎也放不出天足模。所以鼎鼎大名的翁方,看其真小楷,看得去,而大楷,就有点捉肘,力不心了。写颜字有名的世奎,功力深,端庄严谨,然而使时时传出木板刻的痕(用原说话头纹了)。
    启先生常提到刀和问题,因刻本管不如真,然而它具有耐保存的特。比起纸张来得起各种恶件的破,所以它仍有不可磨的功。但除剥蚀和拓工精粗以外,有一非常值得重象,那就是刻工。有一个现像是值得注意的,如果是刻工的精度上看,汉晋和唐宋碑刻往往精,能出用的痕,而北魏石刻就往往粗糙,甚至可以看出,这时的刻工每有不尊重作而著意於表自己“刀法”的象。可能是一时风气期的碑碣石刻,正是世人常的“魏碑”期。所以人们写魏碑,就有一用柔毫模拟钢刀的问题。先生用实际书写来精刻刀痕大家看,然,模刀痕於柔毫来说其所法做到逼真和神的。
    我上大一年的下,学组织了一堂安排在梯大教室的书法讲座。这个讲座由垣校主持而由先生主是我在辅仁学读书惟一一次聆听的大规、高演。讲台上配置了当时最先的反射幻灯机(我得是德国莱兹的),启先生准备了大量的料,堂上黑著先生一边讲配合著幕布上的面。中有一镜头”我至今记忆犹,那是展示当时刚从新疆高昌出土的一方魏碑墓志,志为朱笔书写,有趣的是只刻了一半。估是兵荒马乱中不及刻完,匆匆入土安的。从照片上显示出朱笔书写的未刻部分痕宛然,而刀刻部分刀痕桀清晰可,除文字未改外,与书写部分的笔致全然不同。是一个极服力的铁证:那一代的石刻风气,集中表了刻手的“不听话”,从学法角度来说学习时无论如何要特慎重。先生后来写学书自有碑法,透笔锋,诗写20多年后的1961年,而其犀利之目光、精论据,此已完整地形成了。
    在用上,先生常用“肚”一词来讲授,常没写”“了”。今天回想起,肚”就是“中”,似乎不全面,我想是否再加一立体感”或者更接近些。
    因材施教,不拘一格。先生教我字,不是要求每人都同一帖,而是跟个人自己的面貌绍临写。我以前褚遂良,同时写隶,临过几天王《教》,但起行书来确非王非褚,模不上路。先生看显踌躇,对我说我把宋高宗介绍给你,你看怎么样?”说完从架上取下一本日本影印的册页,是宋高宗的墨册页非常精美,我看后觉得我的字分相似,但不好意思口借。先生看出我的心,便毫不豫地递给我:“拿回去写写看。
    我入辅仁大学前,已对篆刻有了“半仙之体”,入学后也颇得师友称赏。在此时期,也为先生刻过印章若干方。由于印章的钤本也遭到过劫难,检点幸存的,只还有八方了,做为“印人”能够存下钤本,比起书画家来,还真有这点“优越性”哩!
    在启先生身边求教的日子持续到1944年我大学毕业。后来事务庞杂、行踪不定,与先生见面明显见少。北平解放后,人们沉浸于建设新中国、新事业的兴奋匆忙之中,同时作为我所最心仪的书画篆刻,却陷入一派“不景气”。这些艺术品种,在一时间好像成了旧文化的代表。国家当时“包下来”的政策,“包”不到自由职业者们如靠“润笔”生存的书家、画家和篆刻家们身上。而这些的传统买主,则大部流亡海外或收敛锋芒,紧缩开支。因此,这方面的市场一落千丈,琉璃厂书画店成堆成垛的古书名画无人问津,到了“给钱就卖”的地步。对于我,书法刻印,本来就是业余自遣的性质,我有自己的社会职业,是被“包下来”的人员(启先生当然也是),在这些方面的共同爱好,也只有放一放了。
    一系列“运动”,直到“反右派”、“文革”,种种浩劫,无法也不必细说了。总之,1979年才一切开始恢复了正常,与先生三十年的睽违,才又恢复了来往。可惜的是,这时的我,早已失掉了北京户口,而是远在东北的“化外之民”。然而,只要是有机会到北京去,第一件必办的事,就是向他老人家登门请安。而我在启府所遇到的第一件遗憾的事,就是原来四口之家,那样雍雍睦睦的完美家庭,两位老人陆续凋谢,那位轻易不出一语而又随时显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的章氏师母,竟然也撒手人寰弃我的恩师而去了,呜呼!

(三)

    1979年的9月的一天,我的妻子孙贤舒到北京出差,带着我的“介绍信”找到启先生当时的住处小乘巷,代我去看望启先生。这是30年来第一次通音问啊!先生看到来信,高兴异常,随即答应在我呈上的一幅清代旧纸上写字,同时谦逊地说:“这么好的纸让我写,非写糟塌不可。”先生并复信一封,回绝了我同时求对联的要求。在信里推说写不好,这当然是托辞,事后我才觉察到,带去的对联纸虽也是旧品,但图案是木刻水印的折枝花卉,一左一右,上下联各七枝,五彩缤纷,不免有点俗气,领悟之下,才觉出自己的孟浪。
    启先生在我捎去的旧纸上,写下了他《论词绝句二十首中的六首,诗曰:
                  一、李白
        暝色高楼听玉箫,一称太白惹喧嚣。
        千年万里登临处,继响缘何苦寂寥。
               二、温庭筠
        词成侧艳无雕饰,弦吹音中律自齐。

        谁识伤心温助教,两行征雁一声鸡。

                 三、李煜
        一江春水向东流,命世才人踞上
        末路降王非不幸,两篇绝调即千秋。
                四、冯延巳

        新月平林鹊踏枝,风行水上按歌时。
        郢中唱出吾能解,不必谦称白雪词。
                 五、柳永

        词人身世最堪哀,渐字当头际遇乖。
        岁岁清明群
柳,仁宗怕死妓怜才。
                   六、苏轼

        潮来万里有情风,浩瀚通明是长公。
        无数新声传妙绪,不徒铁板大江东。

    落款处启先生写道:“汉宽吾兄相别三十年矣,1979年秋重晤,书此请正。启功。”
    今天看来,这幅中堂确属至精之品,是那个时期启先生的代表作。先生还在我的一本册页,写下了不久前的一首自作诗,原题目是“失眠”(其一):
        月圆花好路平驰,七十年唯梦里知。
        佛法闻来余四谛,圣心违处枉三思。
        满瓶薄酒堆盘菽,入手珍图脱口诗。
        昔日艰难今一遇,老怀开得莫嫌迟。
    这里写的是“近况一首”。先生所以随机写了这首诗,恐怕是它的尾联和我的境遇较洽合吧。
    在以后的趋谒中虽然并非毫无机会,但由于受人之托较多,而先生这位有名的来者不拒的长者,在满足了我替人家提的要求后,哪还忍心再多占先生宝贵的时间和精力!
但又一次的机会又不期而至了。
    1981年的6月,我和妻子同到小乘巷去看望,正在倾谈中,来了一位国际客人——日本某书道代表团的团长。只见先生向这位贵宾递过两幅日本产的精美卡纸,上面是先生画好的朱竹、梅花各一幅。他让这位贵客选择其一作为纪念品,而选剩下的,就指了我们一下,表示将题赠给我们。对先生的朱竹,我早已心向往之,今天佳作当前,可是只有二分之一的机会啊!(那幅梅花也很好,我也已作好了舍弃“熊掌”的精神准备。)
    只见这位贵客一手拿着一张反复谛视,终于,像是下了决心,把那幅朱竹放下。我可打心里高兴了,心说,你这外行可便宜了我——说他外行,一点也不屈心。他把自己谛视的一端,转了180°,恭恭敬敬地双手递过去,请求题款。先生接过来,再转了180°冲着自己,然后濡墨题上款识——原来这位日本客人看了半天,竟然一直在倒着看!
    这对我们,真是喜从天降,而且还得到了“俪赏”的双款。
    从七十年代后期起,我的书作在当地不断受到重视而求书者日多。这使我想起隋代书僧智永“铁门限”的故事——人家喜欢你的字,上门来求,把门限(今称“门坎儿”)踩破,竟然拿铁皮把门限包上,成为“铁门限”。这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不为我所喜。因之灵机一动,即自名我的书斋为“无门限斋”,这又有何不可?
    求老师题额是无庸置疑的了。这次是按当时的门楣尺寸大小裁就纸张请赐题的。先生特在纸尾跋曰:
    “汉宽大兄世大人,乐意近人,海涵地负,余事以铁笔自娱,嘱题此额,何让《西铭》。”
    应该说明一下:这里的“汉宽”是我的表字,而“大兄世大人”一称,是和前面谈到的“二大爷”一称一脉相承的。
    此前,先生还给我们夫妇写了一幅“金石佳好”

(四)



    随着先生知名度的与日俱增,随着我和先生的师生关系日益为人们所知晓,无法完全避免的就是虽然尽量控制然而又是永无休止的需索——代为求字,求题跋、求匾额……
    我所供职的“吉林市图书馆”首先得到了题名。近年,图书馆迁入新馆,拟把原竖式的改成横式,可惜当年(1981年)所写原迹因经手人没注意保管早已遗失,我只好拓下原木刻的成品,照先生的笔意修改放大后交工刻成横式。这种“亵渎”,也确实出于无奈,不知“下真迹”几等了。
    为吉林市代求而得到俯允的还有:吉林市档案馆、吉林市致和门立交桥、北山画院和为吉林市名胜北山补题文革被破坏的前人联语之一,“盈畦、满目”联。
    这里应说明的是,原联语为某名家所拟,“一畦杞菊为供养;半壁江山入画图”。先生看了说此联不妥,“半壁江山”是山河破碎,我把它试改一下。就随手写成“盈畦杞菊堪颐养;满目江山即画图”。真是点铁成金,也给我以很大启发。
    吉林市的雾凇是全国有名的自然景观。我曾数次恭请启先生游吉林、赏雾凇,因为这也是一次登长白(或吉林望祭殿)亲履祖先遗迹的机会。但每到这个季节,不是另有重要活动就是身体不适,所以一直停留在愿望上。1993年的1月,我妻子孙贤舒陪同吉林市党政领导一行人到启府邀请参加吉林的“雾凇节”。对于远行,启先生还是婉辞了,只答应写几个字。并当时提笔舒纸,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写了一首描写吉林雾凇的七绝——
        雾凇木稼实奇观,南土希逢北地宽。
        雾岭冰川增异景,森林竟作玉壶看。
    北京画院著名画家纪清远是我亲姑母的孙子,是清代著名大学者纪昀(晓岚)的六世孙,北京市的政协委员。2001年,他获知北京宣武区的晋阳饭庄占用的原址是纪晓岚在北京做官时的故居。这时北京市为修筑两广大道,需拆除若干旧建筑,而晋阳饭庄就在拆除之列。为了保护下这一文物古迹,他四方奔走,得到诸多有关人士的支持,北京市领导特批把两广路线稍作移动(这一下多花了几千万元!),同时在晋阳饭庄的一部分(原故居)开辟为纪晓岚纪念馆。为此,清远通过我,得到启先生的慨允,在目疾未瘳中赐题了“纪晓岚纪念馆”的匾额。但目前因实物资料尚在搜集中,内容还比较单薄,暂定名“纪晓岚故居”,此匾尚未正式悬挂。

(五)

    前面谈过,和先生相识不久,我的还不成熟的印章就逐步地钤印到先生的作品上。这种不动声色的奖掖,真胜似千万句褒语!先生多年的艺术生涯中,已经积累了不少名家所制印作,先生不怕玷污了自己的书画,而使我的拙作居然能够僭入,我岂能不孜孜以求,尽量刻得精到些。然而,伎止此矣!
    我为先生所刻印作,可分为两个时期:
    一、1940年至1948年共有八方:
    1、“启”、“元伯”(联珠印);
    2、苑北书前贤句(细朱文);
    3、元白居士(细朱文);
    4、启功印信(朱文);
    5、启功之印信(白文);
    6、青山一发(细朱文);
    7、启功之印(白文小印);
    8、简靖堂藏(白文)

    二、1979年至2004年共三十方:
    1、立式“启功”(钟鼎·白文);
    2、启功七十以后作(元朱文);
    3、启功八十以后作(钟鼎·白文);
    4、启功九十后作(钟鼎·白文);
    5、启功九十后作(钟鼎·白文较小);
    6、“壬子生”(钟鼎朱文小方章与前一方(5)成对)
    7、视思明
    8、干支纪年印(包括公元纪元)
    (1)甲子(1984年)
    (2)乙丑(1985年)

    (3)丙寅(1986年)
    (4)丁卯(1987年)

    (5)戊辰(1988年)

    (6)一九八八年

    (7)已巳(1989年)

    (8)庚午(1990年)

    (9)辛未(1991年)
    (10)壬申(1992年)

    (11)癸酉(1993年)
    (12)甲戌(1994年)

    (13)乙亥(1995年)
    (14)丙子(1996年)

    (15)丁丑(1997年)
    (16)丁丑(方)

    (17)戊寅(1998年)边款(18)已卯(1999年)
    (19)庚辰(2000年)边款(20)辛巳(2001年)
    (21)壬午(2002年)边款(22)癸未(2003年)边款
    (23)甲申(2004年)边款
    其中,第4印“启功九十后作”一印,刻于辛巳(2001年), 这一年先生生第90年,(即所谓虚岁九十)为此,先生特以小诗一首,跋语一通分别书于扇面相赠如下:
    箑叶临窗晓日初,失眠病目不堪书。
    平生一眚滔滔是,九十年来记已无。
    不佞生于壬子仲夏,今年始周八十又九。汉宽仁兄世大人惠制此印,钤此志谢。弟功谨识。辛巳仲秋。
    又在印章钤盖之侧跋曰:“汉宽先生每年赐制,此其近作也”。


(六)

    启先生做了一辈子老师,奖掖后辈是他老人家一贯的作风。1995年,在各界友朋一再要求催促下,我开始搜寻作品,为出版《刘中书法篆刻集》和“书法篆刻展”作准备。我的集子本打算分成书法集和篆刻集两册出版。就敬请先生分别题写《刘乃中书法集》和《刘乃中篆刻集》。先生欣然应允。等题好了一看,在自己落款上竟然写了两个“敬题”,这可把我难为坏了。“责问”先生,则谈“当然得这么题”!那种不容置疑的口吻,使我只有敬领致谢。我听说先生给黄苗子先生题写书名,也用了“敬”字,被黄先生做了手脚,运用现代科技,轻松地把“敬”字处理掉了。我是否也照此办理呢?经反复思考,觉得并不甚妥。我就原样未改,印在书里,并在《后记》中说:“想来想去,还是姑仍其旧吧。一以保留原貌;二则可以昭示后人,前辈们是如何提掖晚生的拳拳之意的。”
    启先生还在目疾中题诗曰:“ 铁笔追秦汉,柔毫继晋唐。 古华书艺古,千载见遗芳。”
    在这本书的印刷出版单位上我也与先生提到还没有找到门路。先生立即答应想办法,连续找了好几位熟人,商洽了几家出版社。现把有关来信公诸读者,以见先生呵护之殷。虽然该书最后的出版落在弟子鞠稚儒肩上,但对先生的感念,却是更难释然的。
    弟子鞠稚儒天姿颖悟,且学习刻苦,由书法篆刻入手,而逐步进窥诗古文辞、金石考据、书画鉴定之门。他曾持印篆拜谒先生。听了我的介绍并看了他的作品,先生对他非常肯定、器重,介绍他加入西泠印社。


    (七)

    先生的各类书画作品几十年来在社会上流传至广,偶然有机遇使我经眼定,并应嘱题跋。其中有几个小件,我不揣浅陋,为其作了较长的跋语。
    1、《秋荷图》(收藏者代拟画名)。原作尺寸极小,只有8cm高,可谓小幅中的小幅,但神韵清幽,笔致淡远。原题曰:“荷叶枝枝一浦凉。青芦奕奕夜吟商。平生最识江湖味,听得秋声忆故乡”。落款是:“春夜写白石诗意·启功”。这幅小品正如《启功口述历史》中所说,在中华书局点校《清史稿》时,“工作一顺利、心情一愉快”,“随手抻一张纸,信手挥洒几笔”中的作品之一。一个极偶然的机会,使我在一位南方朋友那里看到了这张画,我赞叹之余,被央求作了一通跋语如下:
“上一世纪七十年代,元白师正应邀从事清史稿点校之役。盖与顾颉刚氏所主持之点校《二十四史》同步武也。斯时偶得狭长小纸一叠,清夜余暇,神思朗润,辄即兴就灯下任笔挥洒,积成小景若干幅,本无意于工,亦无意予人,然神怡务闲,更极饶韵致。于不经意间漫置案头,偶有名公某叟造访,见而爱之,遽攫于手,笼袖而去。由是辗转流散在港穗间,此幅盖其一也。岁月不居,已阅数十年矣。今元师已周九十一年而某叟亦已溘逝。中也有幸,获观于四十年后,披览之际,师执毫吮墨挥运之态,如在目前。用谨就所知,略述颠末,亦艺林—小掌故也。”
    2、“佳想安善”横幅
    元白启功师所书佳想安善。按此语出王羲之《快雪时晴》帖。盖当时书札中习用问候语。“佳想”即寄以善念也。元白师颇爱是语,每常书之,并尝跋曰:“晋人书问,语多婉娈,不独笔妙也”此作书于庚午,先生年正八十,是时精力仍极旺盛,笔致甚佳。得此佳品,应能善宝之。
    3、“启功先生摘录清王芑孙惕甫未定稿”
    古人读书未若今人之便捷也。即是已刊之籍,以印数较少,流通不畅,能假借一读,即属不易。顾借书亦有可取处,盖借书无不读者。若进而既借而录之,则经手经心,尤为志学者所取。良以一经移录,其记忆也深,且原文在手,不虞误记。故前贤积学之士,每借书择要手自抄撮,非必惜购书之费,要亦为强记之需也。
    此二纸系摘录自清王芑孙之《惕甫未定稿》卷二十五《题跋》中之五则。王芑孙字念丰,号惕甫,长洲人,乾隆举人,官华亭教谕。博洽多闻,诗文并擅,著作极富。此《未定稿》已有嘉庆刊本,但流传不广。故虽是摘抄,亦足珍贵。余师启元白先生,英年时即已富于学养,精于书画。
    是卷当成于一九三五年至三七之间,即民国乙亥、丁丑之顷。先生正任教于辅仁大学之美术系。时年不过二十有余,正学已有成,蓄势待发,而书法亦涵茹深广,渐成一已风格之际。曩者援庵夫子陈垣,治学之余,喜收罗明清学人手稿。除在涂改勾乙间可悟治学思路而外,于书迹亦有独到之妙。盖手稿本为自用,初未尝计及示人也。
    此抄本于书法上殆可与手稿略同,从中可窥见先生之书,当时已初涉晋唐堂奥。正如后来师之论书绝句自注中所道者:“余六岁入家塾,临《九成宫碑》,以为仿影。十一岁见《多宝塔碑》,略识其笔趣。廿余岁,得赵书《胆巴碑》,大好之。习之略久”云云。夫子自道其轮廓耳。此抄件之成也,约略在此期间。谛观其体势,则欧、颜、天水之踪迹,皆能曲曲传出。尤以字不经心,一无矜持之态为可贵也。

    师六十以后,书名益隆,且不吝笔墨,有求辄应。故索诸名胜古迹,市肆匾额,以至画室拍行,皆易于获。唯早年之作,则希如星凤,至手抄自留之品,殆绝无仅有。此二纸首尾齐全,朱印宛然,当为偶尔流出之物。得之者墨缘匪浅,推为至宝,当非妄言也。
二千零四年阳历除夕,刘乃中敬观并跋。

(七)

    2002年9月,是北京师范大学百年华诞,也是启先生从教70周年,北师大与全国政协书画室、中央文史馆、国家文物局、九三学社中央等单位在东方美术馆举办了“庆祝北京师范大学百年华诞、启功先生从教70周年——启功书画展”,我与妻子专程赴京祝贺。开幕式那天,坐在台下远远望着九十高龄的启先生,思绪纷乘。启先生从教70周年了,而我从师先生也六十余年了,如今先生已届耄耋之年,身体每况愈下,想来感慨万千。这时,台上各主办方代表已先后发言,主持人请启先生讲话,先生接过话筒,对站在左右的乔石、王兆国等领导说:“我不讲话,我向各位首长提个要求,咱这开幕式能不能到此结束,大家都站有一会了,还是看展览吧!”老人的善良、幽默,赢得一片掌声。当我走进展厅,想与先生“报到”时,先生因劳累过度而晕倒,被医护人员推出了展厅,紧急送回医院。这是近年来去北京唯一一次没有当面向先生请安。
    2005年6月30日凌晨2时25分,启先生因病不幸仙逝,我病中含泪作挽联表达哀思,并让妻子专程赴京送到先生灵前:
        六十年雨露深恩,忆赏奇析疑,谈诗论韵,故府记游踪,历历前尘犹萦心目;
        超时代鸿儒巨匠,每辨真鉴古,解字诂经,砚边蒙教益,循循善诱获溉终生。


                                      
                                                                                                    刘廼中口述,王宝林整理

[ 本帖最后由 三惜草堂 于 2010-6-11 00:37 编辑 ]
吉林市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吉林市书画城一楼)  0432—68182888  我的网站:http://www.3xct.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xc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收藏家

拍卖区管理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9165
好评
0
差评
0

良好信用鉴定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0-8-31 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启功 《1975年信札》(赠实寄封、题签、校样、出版物) 尺寸:18cmX17cm  售价:已售

释文:在勇同志,倾由我校钟敬文同志转来方承国同志的信,命功写几个书签,现写得奉上。因来信是竖写的,说“格式如次”,因即竖写。如需横写,请赐示,当再写横的。一般手写体的字剪开重排,多半不得劲。请勿客气,重写并不费事。即(使)这几个都不合适,再写竖的也不要紧。请示知,即重写,很快,亦不致误事。此致,敬礼!启功 十八日

[ 本帖最后由 三惜草堂 于 2010-9-7 18:23 编辑 ]
启功(信札大).jpg
吉林市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吉林市书画城一楼)  0432—68182888  我的网站:http://www.3xct.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xc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收藏家

拍卖区管理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9165
好评
0
差评
0

良好信用鉴定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0-8-31 16:52 | 显示全部楼层
启功  《精品/嘉惠学林》(原裱轴)  尺寸:34cm×68 cm   售价:已售

2011年1月18日请丛文俊教授题跋:
右启元白先生为河北人民出版社三十五周年社庆所书贺辞,其笔势劲健,神气完实而有余韵,正其老笔,非坊间滥竽者所望尘,故尔定其为真迹。然则以保存不善,纸张已有点污,藏家欲为重新装池,嘱予题之。昔者先生以学问自足,视书法为余末,不意生前身后,翰墨广受推爱,而知先生学问者廖。颜氏家训谓:前贤亦苦于被书名所掩,此亦其例矣。庚寅岁抄于丰草堂,文俊题。

[ 本帖最后由 三惜草堂 于 2011-3-12 22:35 编辑 ]
20110120104208159.jpg
吉林市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吉林市书画城一楼)  0432—68182888  我的网站:http://www.3xct.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xc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收藏家

拍卖区管理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9165
好评
0
差评
0

良好信用鉴定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0-8-31 16:53 | 显示全部楼层
      201115,我曾写过一篇博客:“又一场‘假面舞会’——我的‘启功’被人低仿将上拍”, 讲述了我收藏的启功先生书法“嘉惠学林”被别人仿造后送到沈阳一家叫“友利”的拍卖公司,于18在沈阳凯宾斯基饭店举办的“近现代.当代书画专场”上拍,引起了许多朋友的理解和共鸣与支持。其实这样的事在近年的拍卖当中经常发生,给喜爱收藏的朋友带来了许多烦恼与无奈。
      116,我携此作分别拜访了启功先生三十年代弟子、90高龄的著名学者、书法篆刻家刘廼中先生和吉林大学博士生导师、书法理论家丛文俊教授。刘老刚从北京治疗眼疾返吉,当我展开卷轴时,老先生马上说:“这没错啊。”并给我讲了许多当年在辅仁大学从师启功先生的往事,这些事我曾根据刘老口述整理成“我的恩师启先生”一文,刊登在即将出版的刘老全集中。刘老眼疾尚未痊愈,无法题字,推荐我请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教授丛文俊博士题跋。
      18日我去长春,请丛文俊教授鉴定并题跋,先生题跋如下:
    右启元白先生为河北人民出版社三十五周年社庆所书贺辞,其笔势劲健,神气完实而有余韵,正其老笔,非坊间滥竽者所望尘,故尔定其为真迹。然则以保存不善,纸张已有点污,藏家欲为重新装池,嘱予题之。昔者先生以学问自足,视书法为余末,不意生前身后,翰墨广受推爱,而知先生学问者廖。颜氏家训谓:前贤亦苦于被书名所掩,此亦其例矣。庚寅岁抄于丰草堂,文俊题。
    此件已送去重新装裱、装框,届时再展示给朋友们。



                                                                                                                   2011120于三惜草堂


[ 本帖最后由 三惜草堂 于 2011-1-20 11:42 编辑 ]
启功(嘉惠学林、印).jpg
吉林市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吉林市书画城一楼)  0432—68182888  我的网站:http://www.3xct.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xc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收藏家

拍卖区管理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9165
好评
0
差评
0

良好信用鉴定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0-9-1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震 撼 与 感 动

               ——品评我收藏的启功先生1975年的一封信札

    月前,朴庐兄告知得到两封启功先生信札,并发来彩信,让我颇为羡慕。经过一个多月的软磨硬泡,“好哥们儿见面分一半”,其中一封今天正式入藏三惜草堂。
信写在一小方宣纸上,是写给人民音乐出版社美术编辑郑在勇的,全文如下:
   在勇同志:倾由我校钟敬文同志转来方承国同志的信,命功写几个书签,现写得奉上。因来信是竖写的,说“格式如次”,因即竖写。如需横写,请赐示,当再写横的。一般手写体的字剪开重排,多半不得劲。请勿客气,重写并不费事。即(使)这几个都不合适,再写竖的也不要紧。请示知,即重写,很快,亦不致误事。此致,敬礼!启功十八日
    读完此信,启老的朴实谦和、平易近人的形象跃然纸上。我虽然只与先生有一面之缘,但上半年我参与为启老弟子刘廼中先生写传记,专题听刘老讲过启老。我又读过启老公开出版的绝大部分书籍,自信对启老是了解的。且看,出版社托民俗学家钟敬文先生请启老题签,启老一气写了五张,因来信说“格式如次”,全都是竖写的。但一再声明:“一般手写体的字剪开重排,多半不得劲。请勿客气,重写并不费事。”“即(使)这几个都不合适,再写竖的也不要紧。”启老一生以谦抑自律,无论班辈长幼,均以尊称对人,谦称自署。
    启功的信札极少写年月,我翻看实寄封背面的邮戳,是1975819日,写信地点是西直门内小乘巷。这时间、地点让我的心发颤,据我了解,此时的启功正处在失去爱妻的悲痛之中。
    我查过所有关于启功生平的资料,都用很大篇幅描写了启功与夫人章宝琛的深厚感情,但都没有章宝琛准确逝世时间。经过相互认证,可信的说法是,1971年,启功被抽调到中华书局校点《清史稿》,这一年,夫人章宝琛患上了黄疸型肝炎。1974年底,再一次复发,住进了北大医院,1974年夏天病逝。启功不止一次对朋友说过:“我这一辈子有两个恩人,一个是陈垣老师,一个是我的老伴。”在夫人章宝琛弥留之际,启功曾作诗数首,在病榻前念给老伴听:
        结婚四十年,从来无吵闹。白头老夫妻,相爱如年少。
        先母抚孤儿,备历辛与苦。得妇喜常言,似我亲生女。
        相依四十年,半贫半多病。虽然两个人,只有一条命。
        我饭美且精,你衣缝又补。我剩钱买书 你甘心吃苦。
        今日你先死,此事坏亦好。免得我死时,把你急坏了。
        枯骨八宝山,孤魂小乘巷。你且待两年,咱们一处葬。
    这听来让人肝肠寸断的诗句,表达了启功对妻子深沉的爱。妻子病逝后两个月,启功搬离了小乘巷,把双人床换成了单人床,一直未再续婚缘。
两年前,我曾读过北师大出版社出版的《启功书信选》,许多书信内容让我感动。今天又见到这封特殊时期的平常信札,我们看到的是启功先生何等的品格与胸怀啊!
    张中行先生说过,启功最好的书法就是信札,自然而流美。
    我说,启功最好的文章就是信札,那是真正的道德文章。

                                          
                                                                                                                                                   201091日于三惜草堂

[ 本帖最后由 三惜草堂 于 2012-2-20 11:10 编辑 ]
吉林市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吉林市书画城一楼)  0432—68182888  我的网站:http://www.3xct.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xc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收藏家

拍卖区管理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9165
好评
0
差评
0

良好信用鉴定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1-1-5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又一场“假面舞会”

                                                                       ——我的“启功”被人低仿上拍

    今天下午,一位朋友电话告知,我收藏的启功先生书法“嘉惠学林”被别人仿造后送到沈阳一家叫“友利”的拍卖公司,将于18日在沈阳凯宾斯基饭店举办的“近现代.当代书画专场”上拍。我请朋友把拍卖图录的封面和刊登此拍品的内页扫描后传给了我,图片如下,请大家掌眼。
    说实话,这件拍品连高仿都算不上,顶多是潘家园水品。我相信稍微有点鉴赏水平的书画爱好者一眼就会分清真伪,奇怪的是拍卖公司怎么就分辨不出?是业务水准低?还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上演“假面舞会”?我不得而知。
    启功先生逝世五年以来,其作品一直是收藏市场中的热门品种。据雅昌艺术网统计,启功作品上拍总数达6242件,已成交3554件,成交率达58%,总成交金额高达3.45亿元人民币。成交价格也从2004年以前的每平方尺1.5万元左右,上扬到今年的每平方尺18万元的历史峰值。主要原因一方面是艺术品市场整体处于上涨趋势,另一方面也在于启功个人在书画界、收藏界的地位造诣早已确立,未来启功作品的上涨空间依然很大。
    启功是大学者,而最名于世者莫过于书法。他自谦的“大字报体”广受推崇,“洵洵儒雅,恬淡从容”,那弥漫于作品之上的典雅的书卷之气使他早已跻身当代书坛大家之列,求者若鹜。启功学书,由董其昌而追唐人,并于碑帖治学中获益匪浅。这些技术性的因素造就了启功书法笔墨精到,线条洗练,结体谨严,章法讲究的特点。这些特征对有心作伪者而言,并没有太高的难度。但启功书法在线条结体之外融溶了自己的修养和学识,宛若儒雅长者。这种书法之外的气质非长久以来深厚的文化学养的积淀而不可得,也不是什么现代化的技术性手段所可弥补的。
    由于启功作品在市场上一直价位较高,也就成为一些利欲熏心者摹仿伪造的对象。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市场上就有假冒启功的作品。启功生前多次声称不打假,我相信这不是真心话,是绝顶聪明的启先生在亲眼见到琉璃厂、潘家园铺天盖地“假启功”后的无奈之语。
有人向启功请教,怎样分辨启他书法的真伪?启功谦虚地说:“写得好的是假的,写得不好的是真的! 其实,细品启功先生的真伪之说,他告诉我们一个道理:作者自己创作作品时,是不会顾及细微之处的,有时会临场发挥出一些“妙笔”和“败笔”,而别人在模仿过程中,每一笔都会想着像不像,所以单从每一笔、每个字来看,赝品往往优于真品。
    启老的学生、著名书法篆刻家刘廼中先生经常给我讲过一则启功轶事:
    有位先生有拿了一幅几乎可乱真的作品找到启功,“我给你拿来一张字想请您看看,这个伪劣作品仿得多么像!”启功放下手里的活儿说:“好!!我们看看!”来客把这幅字挂在墙上,启功带上眼镜走近仔细一看说:“我看你可不能这么说,这幅字可是伪而不劣呀!”来客紧接下去问:“您看这字跟您的字有哪些区别?”启功用手比划了一下说:“我的字是劣而不伪,你拿来的字是伪而不劣!
    这些年,每场当代书画拍卖会都会有署名“启功”作品,我周围喜欢启功作品的都拿着图录请教刘老廼中先生。开始时,刘老还会认真讲解,后来,刘老基本上就不发表见解了,因为那其中八成以上都是赝品。可令我不解的是,明明是赝品,却大部分都拍出去了,而且在一些大拍中屡屡拍出高价。难怪一位藏友告诉我,现在的书画不怕假,只要能送入拍卖行,就能赚大钱。
    我爱好收藏二十余年,近年从不去拍卖会买东西,朋友问何故,我说:“因为我笨,算计不过他们。”一位业内人士酒醉后曾告诉我,拍卖会经常上演“假面舞会”,那些颇有声誉的拍卖行,拍的古代书画有30%以上是赝品,现代书画中竟也有四至五成是伪作,个别拍卖行的赝品率达到五成以上。
在书画拍卖市场上,什么是真品很难有量化指标。不仅中国书画的鉴定长期以来采用“目测为主,考证为辅”的方法,就连《拍卖法》也明确规定:“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的真伪或者品质,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此条法规原本是为了保护拍卖公司合法经营的规定,却被个别拍卖公司用“足”用“活”,成为赝品进入拍卖会的庇护伞。一位深谙拍卖之道的藏家指出,在这个规则下,无论艺术品是真还是伪,也无论买家在竞拍时是否知道作品是假的,只要一个愿买一个愿卖,成交后便可概不认账。这样的保证条款为拍卖行逃脱责任留下了法律漏洞,导致一些拍卖行有胆量进行赝品拍卖。更有拍卖行甚至自己组织制作假画拿来拍卖。既有高额利润刺激,又有法律漏洞可钻,艺术品市场赝品泛滥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
    启功先生在世时,事先被先生亲自认定是假货的25幅书法,在北京荣宝斋迎春拍卖会中,还是被当作“启功作品”卖掉了,22幅成交价为47.2万元人民币。那次启功先生很生气,他反复强调,没有怪罪荣宝拍卖行的意思,“谁都会有失察的时候。我不懂拍卖行里的规矩,也不懂法律上的有关条款,但是我相信,对于冒充、假造的行为总该有法律能制裁他!我想提醒买字画的人们一定多看看。像这次拍品中,有两幅内容完全一样,只是落款处相差整整一年。我从来没有这样写过东西,不可能有这样的作品,明白人一看就知道。琉璃厂地摊上卖我假字画的多了,就为糊口谋生,我不打人家这个假。可今天这样的,大批量地被所谓与大书画家有交情的人拿出来拍卖,其实是为私欲搞欺骗,我觉得是无耻到了极点!”
    “友利——近现代.当代书画专场”将于18日在沈阳凯宾斯基饭店拍卖那件“嘉惠学林”,就近的朋友欢迎观看这场无耻的“假面舞会”。


                                                                                                                                             2011
1523时于三惜草堂

[ 本帖最后由 三惜草堂 于 2011-1-5 23:32 编辑 ]
吉林市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吉林市书画城一楼)  0432—68182888  我的网站:http://www.3xct.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xc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收藏家

拍卖区管理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9165
好评
0
差评
0

良好信用鉴定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1-8-16 13:06 | 显示全部楼层
                                 启功先生与吉林市

    启功先生没来过吉林市,却与江城吉林有着很深的翰墨因缘,牵起这翰墨因缘的是“吉林四老”当中的金意庵和刘廼中。
    金意庵先生原名爱新觉罗启族,生于北京,与启功先生同龄、同宗。当年“金意庵诗书画印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时,启功先生亲撰前言:“金意庵先生夙耽书画,兼长铁笔,数十年来无一日不亲翰墨。其书法宗二王,参以宋元遗意。于今论书派之安雅,于意庵一无间言。城由学养深醇,诗文杰出,通于书画、金石,遂能不染俗格。今将近年所作书画篆刻结集一堂,旨在希求攻错,方家惠展,可证非以吾宗之望,而作恶好私言也。”展览期间的一个下午,启功先生专程来到展厅,他说开幕时观众太多,无法仔细的观展,今天来要仔细看看。当见到一幅金意庵所画长白山天池时,启老对金老说:“人家都说咱老祖宗就是从这儿出来的。”现场一片笑声。一位吉林的书法爱好者去北京找启老求教书法,启老听说他来自吉林市,说:“你们吉林市有金意庵啊,你去求教他多方便。”金老为吉林市一些收藏爱好者求过多幅启老的作品,我曾经收藏过一幅李成玉款的精品,就是金老代求的。
    刘廼中,字汉宽,今年91岁。1939年考入辅仁大学时,启功是他的国文老师,后来又拜在启功门下学习书画。刘老的二伯父贡扬公(名毓瑶)与启老同是冰社成员,交往密切。刘老的三姐、著名历史学家刘廼和乃陈垣弟子,长期担任陈垣先生的秘书,是启老的同门师姐。文革结束后,刘老与启老分别近30年重新相逢后,刘老每年都要几次去北京问安。多方面原因使刘老与启老关系极其特殊,启老对其是有求必应。吉林市图书馆、吉林市档案馆、致和门立交桥、北山画院、吉林市社保公司等单位的牌匾都是刘老出面请启老题写的,而为吉林市友人所求启老墨宝有几十件之多。其中,1999年为我的朋友罗积叶先生题写“罗积叶书画集”签,2001722日,启老在眼疾严重地情况下,题赐我一张三开墨宝。这件难得的墨宝一直挂在我的书房中。
    说到启老与吉林市的翰墨因缘,有两件事令人难忘。
    吉林市名胜北山原有一联:“一畦杞菊为供养;半壁江山入画图”,联语为民国某名家所撰,文革时被破坏。刘老请启老补题,启老看了说:“此联不妥,‘半壁江山’是山河破碎,我把它试改一下。”遂写成“盈畦杞菊堪颐养,满目江山即画图”。真是点铁成金,妙不可言。
        19931月,吉林市举办首届雾凇冰雪节,刘老让夫人孙贤舒带领吉林市书协副主席吴玉珩、叶天废到北京邀请赵朴初、启功等莅临吉林参加盛会。由刘廼和教授引荐拜谒启功先生时,启老有重要外事活动脱不开身,婉辞了邀请。刘廼和教授请启老为吉林市题词,启老当场挥毫赋诗:“雾凇木稼实奇观,南土稀逢北地观。雪岭冰川增异采,森林竟作玉壶看。”由于当时现场有人拍照影响了启老,墨宝中漏“川字”,后来启老添加。此作乃存世孤品,是启老一生中为吉林市创作的唯一一首诗词,此作只书写一次,启老也没留底稿,所以未见于启老任何著作。2006年,侯刚先生编辑《启功全集》,收在第15卷中。
    这件作品曾与赵朴初先生的一件写给吉林市的墨宝后来流入市肆,我借款购下。我曾以政协委员的身份给当时的吉林市市长写信,阐述吉林市乃历史文化文化名城,与吉林风物有密切关系的诗文尤当珍爱,此作于吉林市更有其特殊意义。提出两条建议:一是由财政出钱购下交博物馆珍藏;二是请企业家买下,捐赠给博物馆,然后在雾凇景区刻石留念,不能让这两件独一无二的作品外流。可惜,市长没理我。后来我把这件作品送给了一位对我颇多帮助的朋友。
    启功先生对吉林市颇多厚爱,遗憾的是却没有引起吉林市应有的重视。这几年,启老送给朋友的作品不断出现在拍卖和画廊,我曾先后购得数幅,几天前,吉林市法院文春同志所藏启老三开墨宝“王勃诗”亮相“吉林瀚华2011秋季中国书画名人名作拍卖会”,此作一直装镜框挂在文春同志办公室,是1995年刘廼中先生帮助求得。这次同一上款的刘炳森、欧阳中石等人作品一起上拍,受到热捧,被我高价拍得,收入箧中。
    明年是启功先生百岁诞辰,在全国“启功热”持续升温的时候,希望江城人不要忘记这位有恩于吉林市的大师。

                  

                                                                                  2011816凌晨于三惜草堂



吉林市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吉林市书画城一楼)  0432—68182888  我的网站:http://www.3xct.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xc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收藏家

拍卖区管理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9165
好评
0
差评
0

良好信用鉴定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2-2-20 10:19 | 显示全部楼层
启功  《志在千里》(刘廼中题跋) 尺寸:84.2cm×44cm(题跋:22.7cmX44cm)   售价:已售


[ 本帖最后由 三惜草堂 于 2012-3-29 07:12 编辑 ]
启功(志在千里大).jpg
吉林市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吉林市书画城一楼)  0432—68182888  我的网站:http://www.3xct.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xc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266

主题

1万

帖子

10万

积分

收藏家

拍卖区管理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09165
好评
0
差评
0

良好信用鉴定高手

 楼主| 发表于 2012-2-20 10:20 | 显示全部楼层
局部
启功(志在千里、跋).jpg
吉林市三惜草堂名家书画馆(吉林市书画城一楼)  0432—68182888  我的网站:http://www.3xct.com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3xc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手机版|Archiver|书法超市 ( 冀ICP备05015716号 冀公备13020002000520号 )

GMT+8, 2020-11-28 19:0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